安静

《1988: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》书摘

想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!谢谢分享!

雨天下的文字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不要以为这只是一场肤浅的自驾游,不要以为我是无根的漂泊,我的根深深地扎在这片土地上,我一度以为自己是种子,被这季风吹来吹去,但是我终于意识到,我不是种子,我就是连着根的植物,至于我是一棵什么样的植物,我看不到我自己,那得问其他的植物,至于我为什么一直在换地方,因为我以为我扎在泥土里,但其实我扎在了流沙中。

 

这么多年来,一直是我脚下的流沙裹着我四处漂泊,它也不淹没我,它只是时不时提醒我,你没有别的选择,否则你就被风吹走了。我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我所有热血的岁月,被裹到东,被裹到西,连我曾经所鄙视的种子都不如。

 

一直到一周以前,我对流沙说,让风把我吹走吧。

流沙说,你没了根,马上就死。

我说,我存够了水,能活一阵子。

流沙说,但是风会把你无休止的留在空中,你就脱水了。

我说,我还有雨水。

流沙说,雨水要流到大地上,才能够积蓄成水塘,它在空中的时候,只是一个装饰品。

我说,我会掉到水塘里的。

流沙说,那你就淹死了。

我说,让我试试吧。

流沙说,我把你拱到小沙丘上,你低头看看,多少像你这样的植物,都是依附着我们。

我说,有种你就把我抬得更高一点,让我看看普天下所有的植物,是不是都是像我们这样生活着。

流沙说,你怎么能反抗我。我要吞没你。

我说,那我就让西风带走我。于是我毅然往上一挣扎,其实也没有费力。我离开了流沙,往脚底下一看,操,原来我不是一个植物,我是一只动物,这帮孙子骗了我二十多年。作为一个有脚的动物,我终于可以决定我的去向。我回头看了流沙一眼,流沙说,你走吧,别告诉别的植物其实他们是动物。

 

 

我发现我生命里所崇拜的都是那些热血的人们, 虽然我不是一个冷血的人,但我的血液是温的,我总是喜欢看见那些热血的人们,我希望我成为他们中的一个。我总是发现,当我在发呆的时候,他们已经在思考了,当我在思考的时候,他们已经行动了,当我行动的时候,他们已经翘了,然后我又不敢行动了。翘了的他们就成为我生命里至高的仰望。我天生佩服他们,希望他们身上的血能够温热我的身体。

 

 

丁丁哥哥以前就是我的词典,自从丁丁哥哥走后,我只能从书中寻找问题的答案。当小伙伴们还在打弹子的时候,我已经知道了弹子是怎么做成的。但那又有什么用呢?我了解了弹子,依然没有人和我一起玩,丁丁哥哥说,你懂得越多,你就越像这个世界的孤儿。

 

我睡眼蒙眬地说道,亲爱的,生活它不是深渊,它是你走过的平原和你想登上的高山,它就像我们睡过的每一张床,你从来不会陷下去,也许它不属于我们,但它一定属于你,你觉得它往下,是因为引力,它绝不会把你拖下深渊,它只想让你伏在地上,听听它的声音, 当你休息好了,听够了,你随时可以站起来。你懂么。

 

 

我当时很自豪, 因为我自己都没懂我在说什么。回头想来,只是我们都不知道周遭的艰辛,才会文艺地感叹。生活它就是深渊。我回忆过去, 不代表我对过去的迷恋,也不代表我对现在的失望,它是代表我越来越自闭,天哪,那天躺在床上,其实应该是那个要自杀的女孩子开导我才对,我们总是被那些表面的抑郁所蒙骗, 就像我看见的一些人, 开导的都是别人, 自杀的都是自己。好在我不会自杀,因为我坚信,世界就像一堵墙,我们就像一只猫,我必须要在这个墙上留下我的抓痕, 在此之前,我才不会把爪子对向自己。

 

我记得那个时侯不像现在那般四季模糊, 恍惚之间,就从严寒到了酷暑,之中似乎没有过渡,一直在脱了羽绒服穿短袖,脱了短袖穿羽绒服。 我从来没有剧烈地变化过地理位置,为何在童年里,四季是那样的分明,每一朵花开, 每一片浮云,每一阵微风,每一个女孩都在告诉你,我们到了什么样的一个季节。

 

工作时候我离开了所有我熟悉的 环境和朋友,这个世界之大能让你完全把自己洗没了,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,我可以重新塑造一遍我自己,没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,我上一个角色已经演完了,这是我接的新戏。

 

 只要我能够证明我来过这里,我就不怕死。我从来不觉得我应该属于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是我们去到真正的世界之前的一个化妆间而已。

 

你相信么,在这样一个世界里,你用脑子想过的事情,你总是以为你已经做过了。

 

我们的道路都不是自己规划出来的,都是别人在规划的时候把我们圈进去的。

不要以为现实可以改变你,不要被黑夜染黑,你要做你自己,现实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,现实不过是只纸老虎 ……

 

我深知这样的姑娘就像枪里的一颗子弹,她总要离开枪膛,因为那才是她的价值,不过她总是会射穿你的胸膛而落在别处,也许有个好归宿,也许只是掉落在地上,而你已经无力去将她拾起来。更难过的是,扣动扳机的永远还是你自己。

 

你也是一个戏子,只不过你表演的时候没有摄像机对着你而已。没被抓住的贼也叫贼。

 

我觉得是否太直面人性了, 真实总是没有错,但我们的面具只要不狰狞,是不是已经足够。

 

我实在不知道应该要怎么给人安全感,因为我深知人总是一边在寻求安全感, 一边在寻求刺激感。我宁愿是给人带来后者的人,我也总觉得我是一个隐形的那样的人,可不知道为什么,人们看见我总觉得特别踏实。他们难道从来没有想过,我也会消失于这个世界上, 我也会骑着一台 1000cc 以上摩托车,当人们问我去哪里的时候,我忍着恶心,告诉他们,远方。

 

雨水始终没有停过,我都不知道我身在一个什么地方, 我也懒得再看窗外,我早就想通了,人们埋怨一成不变,但也埋怨居无定所,人们其实都无所谓,只是要给日 子找点岔子而已, 似乎只有违背现在的生活,才真正懂得了生活,生活就是一个婊子、 一个戏子、一个你能想到的 — 切,你所有的比喻就往里面扔吧, 你总是对的。因为生活太强大了,最强者总是懒得跟你反驳,甚至任你修饰,然后悄悄地把锅盖盖住。

 

因为在传媒业见多了丧事喜办的案例,我心中倒是没有什么大的震动,只是想,说不定这也是一件好事,只是我以自己的力量帮助到了我的女人,我的力量仅限于此,她这样的一个女人,在前行的路上,总是需要不停的搭车,有些车送她去目的地,有些车还绕点弯路,有些车会出点事故,而我只是那个和她一样在走路的人,我走得还比她慢,只是她在超越我和我并肩的时候我推了她一把,仅此,这是所有我能做的,而后,她离开了我的臂长范围, 我只能给她喊几句话, 再远,她就听不到我说什么了。我不想走得快一些,因为那是我的节奏,在那个节奏里我已经应接不暇。

 

我也见过不少的艺人,她们的共通点就是她们的世界里只有她们自己,她们似乎对他人都不感兴趣,她们时常把自己看得比天重,时常把自己想得比云轻, 她们时而自信,时而自卑,也许是因为她们职业本能告诉她们, 纵然这个世界天翻地覆,你也要站在舞台上把自己那出戏演好。

 

这个故事平淡无奇,平铺直叙,既没有曲折, 也设有高潮,也就是寻找, 相识,分开,就如同走在路上看见一盏红绿灯一样稀松平常,但若驻足,你会发现,它永远闪着黄灯。 我就一直看着这盏信号灯,在灯下等了很久,始终不知道黄灯结束以后将要亮起的是红色还是绿色,一直等成了一个红绿色盲。

 

我不知道是否有一种很奇怪的感情,它深到你想去结束它,或者冰封它。只因它出现在错误的时间里,于是你要去等待一个正确时间重启它, 而不是让错误的时间去消耗它。少则一天,多 则一生。


评论
热度(95)
  1. elsieelsi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elsie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听海拾贝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Jason.Yang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拿来主义e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苏麻离青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喜欢
  7. 陈酒酒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三分孤寂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Móměnt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sunflower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Cathy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小強哥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做事用不着所有人都点头,我活着就是让讨厌我的人越来越不爽。
  13. 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L-Y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15. 陌上归人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16. 安佐法律汇师网-Una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17. 红薯南瓜汤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18. hth_小何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  19. 赐你一场失忆雨||文 转载了此文字

关注的博客